我只能說這擺明了我是個菜鳥,對雄女附近完全不熟悉,什麼公車來回、雜七雜八了路線,噢算了吧饒了我。  
      
 
  但這經驗的確是少有的XD。



  新生訓練的第二天,社團展覽看的我眼花撩亂,卻興奮的手舞足蹈,對每項事物都有那麼一點興趣的結果就是--難以選擇。[笑]

  漫研社是我一直以來的夢,但是怎麼搞的,什麼跟什麼,我被夾在人群中,連碰到漫研社的攤位都是奢望,汗臭味襲來,真的,我想拼命,想豁出去,但到底是誰的汗臭味那麼濃啊!![氣炸]

  漫研社漫研社漫研社-----------難道沒有人看到我奮力從人群中伸出的一隻手?!


  社團動態展也讓人尖叫到無力,神田你好可愛,亞連跟拉比就算沒有畫面我也能感受到你們的腳毛XDDD。
                





  一整天又累情緒又亢奮,晚上還要去補習,我只知道要搭2號車去火車站,結果走了地下道到對面,傻傻的等了大約二十多分鐘,終於搭到了2號車,正想著可能會遲到個幾分鐘吧。


  沒想到路程還挺短的,我一下公車就往外看-----------


  咦?怎麼會有好大好大的摩天倫?


    沒錯,我很莫名奇妙的來到夢時代,這裡是2號總站,順便報告一下,跟火車站是反方向。



   幸好天公疼憨人,旁邊還有四個跟我相同慘況的雄女學生,我們都來自不同的班,一發現狀況不對,馬上指者彼此說:「你也是搭錯車的嗎?」(邊說邊有著不可思議的微笑!?)



  左等右等,本來想再等2號車坐到火車站(據說至少要半個小時),我們幾個可能是因為共患難,所以漸漸熱絡了起來,討論過後決定一起叫一台計程車,每人分擔的費用大約四十元。





  可能是因為大家都很聰明吧,我覺得很可靠,像這種情形,要是我一個人碰到,可能要一把鼻水一把鼻涕,流淚到天明!?



  路上我們閒聊著,突然有人說:「妳們不覺得這排路燈做的很漂亮嗎?」

  我說對呀,其他人也跟著附和,又有人說台北的建築物跟這裡的也好像,那邊又突然冒出一句:「車流量應該是這裡的好幾倍吧。」 


  車中常常冒出笑聲,聊得熱絡的下一秒就是一片沉寂,有種不太習慣的尷尬。

  我說好怪,突然一片寧靜。

  有人就說:「你不覺得剛認識就是這樣嗎?常常上一秒聊的很開心,下一秒就找不到話題。」


  說著大家又笑了。  然後又沉靜。XDD

  「你看吧又來了。」她說,我覺得妙。




  會有這種緣份本來就是妙,原本的補習雖然泡湯,這經驗卻是一般人少有的,那天的心情無比亢奮,想著未來我要完成好多好多的事,要做好多好多的計畫,至於達不達的成,誰知道呢!!



  對了我們還談到隔天健檢抽血的事,大家都沒經驗而有些畏懼,這時候,看起來很酷很猛的司機北北突然冒出一句話:那哪有什麼,就是被蚊子叮一下而已。

「妳們不覺得大家老愛用蚊子形容嗎?」

「對呀,蚊子到底犯了什麼罪,我們要這樣說他。」

「結果抽下去才發現這隻蚊子還真大。」

「哈哈。」


  隔天健檢我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設,結果確實太誇大了,抽血真的沒什麼喔!小朋友不要害怕XDD



  一天又平安的過去了,感謝看診看到一半去吃便當的醫生的幫助。

s9307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